湖南科技学院发展规化处
  今天是
当前位置:首页 » 高等教育研究

高等教育研究

郭勇:我们的大学缺什么

来自:站点 时间:2022-05-13 浏览:8字体大小:

         近代杰出教育家梅贻琦先生曾有一句广为征引的名言:“所谓大学者,非谓有大楼之谓也,有大师之谓也。”最近英国诺丁汉大学校长杨福家院士在年会论坛上指出,世界一流大学不仅要有大楼,更要有大师和大爱。这些话想必都不是随便说说,而是经过深思熟虑、深切感悟得出来的。

 

对照一下,我们现在的大学似乎最缺的并不是大楼,而且,随着国家投入的加大,各个高校的合并,“航空母舰”的建立,楼越修越高,越修越大,越修越多,其膨胀速度大有你追我赶之势。然而,有了大楼,却未见得从中走出几个大师来。虽然我们还有几个国宝级硕儒大家,虽然这几年“诸江学者”(长江学者、闽江学者、珠江学者等等)评了不少,虽然有些人啃了一点洋面包就自号“学贯中西”,但事实上,真正有影响、有社会号召力、有独特贡献的大师却没有冒出几个来,倒是学术骗子、文抄公、剽窃高手时有出现,以致于呼唤学术公德、建立学术规范成为社会瞩目的焦点。在一个教授博导满天飞的社会里,大师的稀缺正反映出我们大学体制的流弊,特别是赖以产生大师的学术土壤的贫瘠。

 

这就自然想到杨院士所说的“大爱”了。什么是大爱?就是充分尊重创造者的自由选择,建立以人为本的良好环境、运行机制。说到底,也就是大学对作为教育主体的人的宽容。众所周知,剑桥容纳了轮椅上的霍金(甚至可以为了其坐轮椅行走方便而专修一段斜坡),而普林斯顿也以其名校的“美丽心灵”抚慰着纳什这个校园里的“幽灵”,允许其九年不写一篇论文而保留教席。剑桥和普林斯顿以其开放的胸襟、深远的目光成为产生科学巨匠的温床。可惜的是,这种宽容在我们这里渐渐被整齐划一的、冷冰冰的竞职竞级条款代替了。每年必须出多少学术成果,写几篇被某某系统检索的论文,才能评上教授副教授,享受特殊津贴,挤进人才工程梯队建设等等。照这个办法,霍金、纳什的学术生命早就夭折了。

 

真正一流的大学需要大爱。具体而言,要有让人发挥发展的良性机制,要有宽松和谐的工作环境、强有力的思想动力和后勤保障,能留住人、用好人,让大学里的夫子们耐住寂寞,留在实验室和书房里;要允许特殊人才的个性张扬,甚至包容他们的某些个人习癖。自然,这样做就得杜绝急功近利,不要动不动就是量化标准,就不能将评审体制行政化。尺度多了,规矩多了,往往会使人才庸俗化平面化,导致创新精神的缺失,扼制大师级人才的诞生。

 

 

文章来源:四川日报

地址: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杨梓塘路130号     邮编:425199     电话:0746-6383698
版权所有:湖南科技学院发展规划处(研究生工作处)     备案:湘ISO60001备     后台管理